大安法师:人类普遍的一种的悲哀

  • 2024-07-06 10:21
简介我们一般人的生活情态,从早上睁开眼睛离开床铺,到晚间再回到床铺上闭目睡觉,你一天到晚忙的是什么东西?忙的可不是五欲六尘嘛?上班、赚钱、想方设法当点官。就是一天到晚..

我们一般人的生活情态,从早上睁开眼睛离开床铺,到晚间再回到床铺上闭目睡觉,你一天到晚忙的是什么东西?忙的可不是五欲六尘嘛?

上班、赚钱、想方设法当点官。就是一天到晚离不开这个功名利禄、人我是非、恩恩怨怨、五欲六尘,都是这些,这叫“尘劳”。这是烦恼,烦恼像灰尘一样多,它劳烦我们这颗心。

我们在这个从早到晚、从生到死的过程当中,没有暂刻的时间来反省我们这个身:就是我的生命的意义在什么地方,生命的归宿在什么地方,生命的本来面目何在,我如何度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?他不去拷问这个事情,不去思惟这个事情,不去在古圣先贤的宗教文化当中去寻找答案。他一辈子都是在这样的吃、喝、拉、撒、睡里面度过了。而且这个过程当中,又有一种自我的、自私自利、狭劣的心,他一定会造作种种的恶业。

这些问题是需要去问的,也需要去思惟的。但现在成了一个颠倒:你问人生的意义和价值,反而成了一个让人嘲笑的情况。你看我们孩提的时候,可能一些小朋友会问他的爸爸妈妈:“哎,生命从哪儿来的?死了又到哪儿去呀?这个太阳为什么从东边出,不从西边出啊?”这些小孩子可能会问这些问题,这些问题实际上是很质朴的哲学问题。

那父母一般就搪塞:“哎呀,你问这些问题干嘛呀?”他认为这是小孩子很幼稚、很可笑的问题,殊不知这是一个很真实的问题。但是你真的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他也觉得:“我忙于生计都忙不及,我哪有心思关心这个问题呀——生从何来、死向何去、人的意义和价值,大家都不是这么活吗?”那么小孩子天真的时候,他还能问点生命的那种本来性的问题。

但问题是:这个小孩子天真的这段时间太短暂了,他不可能维持这个问题有多长时间,他幼稚的智慧也不可能回答这个问题。很快他就发育了,他就长大成人;一长大成人,一发育,好像是好现象,但同时伴随着一个烦恼——欲望上来了。欲望上来,他就要谈恋爱;一谈恋爱,他就结婚;一结婚,就要生子女;一生子女,上有老下有小,养家活口,昏头昏脑,就这样昏一辈子。昏到晚年来了,这时候身体又不行了,又要想到怎么保命了。所以一辈子他都没有时间,去考量这个生命的本来问题:我这个身体真实的价值在什么地方?这是不是普遍的一种人类的悲哀?

《龙舒净土文》

评论问答

    全部评论
Top